焦点分析 富士康印度工厂停摆苹果手机还是得中

2020-01-12 22:07 焦点

  1 月 7 日,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工业部长苏巴什·德赛(Subhash Desai)称,与富士康在当地合作建立电子产品制造工厂的计划已经取消。

  根据德赛的说法,富士康已决定不再像 2015 年与政府签署的协议中所写的那样,在印度投资 50 亿美元。而取消合作的原因,是“富士康与苹果公司产生了内部纠纷”。

  富士康曾与印度达成协议,计划到 2020 年在印度建立 10-12 个工厂,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但据德赛所说,“富士康当初做出的投资承诺没有兑现,将来也不会兑现。”

  富士康随后回应称,“与苹果产生内部纠纷的报道是不真实的,印度的生产计划正在向前推进。”但并没有否认新厂不打算开了的说法。

  这两年富士康频频传出去海外建厂的消息,但很多备受瞩目的项目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顺利落地,而是胎死腹中。

  2011 年,富士康进入巴西,建成“全世界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 年,富士康计划在印尼投资 10 亿美元,2015 年因“土地问题”而决定不继续进行投资;2018 年,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与特朗普一起为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新厂举行动工仪式,2019 年,该工程传出停摆的消息。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困难重重,但富士康的出海大计并非全盘皆输。根据给投资者的简报,富士康在巴西、墨西哥、日本、越南、印尼、捷克、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都设有工厂。

  只不过这些工厂大多并不生产苹果公司的产品,或者产量非常小。而苹果的生意恰恰是富士康最赚钱的业务。

  “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商业的黄金法则。”富士康印度业务负责人 Josh Foulger 说。

  这话没错。事实上富士康大部分的鸡蛋一直都集中在中国的篮子里。2019 年,富士康新任董事长刘扬伟称,富士康仅约 25% 的生产能力位于中国以外地区。

  催动变革的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是中美摩擦——在中国组装好的 iPhone 在进口美国时可能要承担附加关税,这给富士康和苹果带来成本危机。根据年报,在苹果的长期资产中,中国资产占到了 30% 以上。这些长期资产主要指的是产品加工和制造设备、零售商店以及相关基础设施。

  第二个原因是新兴市场正在通过加增关税的方式逼苹果来建厂。以印度为例,这个国家在过去两年里,先给所有从国外进口的手机整机加增 10% 的基本关税,再将关税从 10% 提高至 15%,再从 15% 提高至 20%。

  在小米等中国手机公司拆整为零,不进口整机而进口零件,然后在印度境内组装后,印度政府又开始对手机核心零部件征收 10%-15% 的关税,逼它们直接在印度国内买零件。

  苹果的境遇也一样,要么在印度建厂,要么承担高出来的关税成本,要么把印度市场拱手让人。

  第三个原因是中国人力成本的上升。中国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年薪在 2012 至 2017 年期间,上涨了 50%。而印度的工人薪金比中国便宜约三分一。

  最后,中国市场正在被更急眼的竞争对手吞食。2019 年下半年,特朗普的一纸禁令使得华为手机海外销售大受影响,逼得华为反过来猛攻国内市场,包括苹果在内的其他手机品牌在国内的份额被大大吞食。

  36 氪的文章《2019,中国手机惊变150天 深氪》记录了这一场变革。据调研机构 Canalys 报告,2019 年 Q3,华为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 42%。同时期,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报告显示,华为占据了中国超过八成的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虽然在中国制造的 iPhone 不仅仅卖给中国人,但中国市场的收紧还是让苹果更急于寻找海外的新兴市场,比如东南亚和拉美,也就有了更多理由把工厂开到那里去。

  2011 年,富士康进入巴西,宣布了数十亿美元投资计划,并表示将帮助巴西创造十万个就业岗位。按照当地媒体 Istoe Dinheiro 当时的报道,在巴西圣保罗市,富士康已经建设了全世界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 年时,富士康仅在巴西雇佣了约 2800 名工人。作为对比,同时期的富士康郑州工厂雇佣了约 35 万名工人。

  iPhone 在巴西发布的时间和价格 图片来源:counterpoint research

  印度的政治局势比巴西稳固,经济发展势头也好得多。而且这里还是智能手机品牌必争的最后一块蓝海。

  根据苹果的数据,在中国,单是富士康的工厂就从 2015 年的 19 处扩展到了 2019 年的 29 处,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则从 8 处扩展至 12 处。而且它们是随着苹果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音箱和无线耳机等产品线而新生的。

  相比之下,印度的缺陷很明显——缺少供应链和基础设施。大量存在的廉价劳动力是天然的资源,但公路、铁路、供水设施和完整的供应链要花费这个国家大量的时间去建造。

  曾力主支持富士康建厂,并承诺提供 40 亿美元补贴的前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和前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都是共和党人士。2018 年 9 月,在讨论《富士康法案》的会议上,虽然州议会中的所有议员都投了反对票,但由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还是通过了该法案。焦点分析 富士康印度工厂停摆苹果手机还是得中国造

上一篇:物理上焦点是什么意思?是不是F? 下一篇:湖南交通运输厅回应《焦点访谈》长途客车“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