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这些当代诗人的作品真的会让人笑出猪声

2020-01-14 22:32 趣读

  刚开始还以为,这只是网友在善意的搞笑,毕竟宋晓峰和王木生般的“诗人”,也曾经深入人心。

  但我很快就发现,这些内容,并非来自相声、小品,也不是什么包袱和段子,而是非常正经的现代诗,其中一篇的作者,还是某权威期刊主编级别的领导。

  任何事情,只要冠以“文化”之名,立马就会低端转高端,俗气变大气,LOW LOW LOW直接读为666……

  就连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酒徒,因为坚信“喝酒是一种文化”,哪怕喝得浑身发颤,也都会醉得心安理得。

  不管在什么场合,只要有人来上一句“啊,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现场立刻就会鸦雀无声,不需要编剧,也不需要导演,现场的看客,迅速化身为演员,全都伸颈、侧目、微笑,只待“佳作”一出,立刻齐声喝彩,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但主角的光环,让他根本停不下来,换个场地,他又会继续发力,展示他自认为远超李商隐、近追龚自珍的诗词功底。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给的勇气,让他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吼出这些匪夷所思的短句?

  其实,这根本就不需要勇气,因为作品不是物品,没有国家标准,这里该有多长,那边该有多深,不用依照什么规定,全凭自己的心情。

  这是某市文联主席的一篇作品,在当地论坛公开发布后,网友纷纷拍砖,差评连连。

  那就称为“大师”吧,反正这个词,已经和“骚人”一样,早就被污化和黑化了。

  这是一位国家级文学期刊副主编的作品,在很多网友打出了零分甚至负分的时候,有人却给出了这样的评语:

  作品象美女摊开圣洁的身体,刺激着你的眼神和大脑皮层,是与非,曲与直,美与丑都在那里明摆着,让你开悟,明心,见性。

  这段评语,看似平淡无奇,却是万能钥匙,用来评价任何一首作品,都会让人觉得恰如其分。

  “BB”却可以换成任何褒义词,深刻、高远、透彻、奇诡、哲学的永恒、美学的巅峰。

  退一万步说,他们的作品,全世界没人懂,都无关要紧,因为最顶级的“大师”,往往追求的,都是自己与自己的共鸣:

  既是对华莱士·史蒂文森《田纳西的坛子》在敬意之后的一个调侃和解构,也是对自身厨艺诗艺的自信展示。

  这种神奇,类似于捶胸顿足养生学、一日暴富成功学、包治百病伪中医学的那种神奇,就是明明知道它是错的,但一时半会却说不清楚。

  你可能已经毫无招架之力,但是没关系,虚头巴脑的东西咱不懂,但是咱懂常识。

  聊几点关于诗歌的常识,大家就会发现,从经典古诗词,到今日“大师”笔下的现代诗,完全就是一部诗歌的退化史和沦落史。

  首先,“无格律,不诗词”,古人作诗填词,都非常注重声韵之美和对仗之美,写出来的作品,韵律流畅,节奏感极强,在很多场合,都可以拿来配乐演唱、伴舞助兴。

  比如《长安十二时辰》中,李泌的《长歌行》就属于乐府诗,明显自带乐感,吟诵起来也是铿镪顿挫,极为悦耳:

  即便是民国之后的现代诗,虽然格律要求不是那么严格,但段落首尾、字里行间,依然会有一份抑扬舒畅的节奏感:

  其次,艺术都是相通的。我们可以从音乐中听到忧愁、伤感和欢愉,但绝对听不到一朵花、两头驴、三棵树。

  诗歌同样如此。“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读完这些诗句,我们脑中会有画面,心里会有起伏,至于诗里的花有多艳、海水有多咸、鸟儿飞得有多远,这些具体的实物,我们无需在意,诗人也不用刻意突出。

  而“大师”们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总是坚持将直白进行到底,他们的笔下,没有任何画面、意境以及可以感发的力量可言: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都说“不学诗,无以言”,诗歌也好,其他文学作品也罢,经典的文字,一定是范本和标杆,可以用来参照和借鉴。

  春天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夏季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雪后的“不见杨柳春,徒见桂枝白”。

  恋爱时会想到“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思乡时会写出“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

  能在特定的时刻,让眼中所见、心中所想、口中所念,迅速融为一体,烙下最深的印记。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骆宾王,《周易》“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周邦彦,《国风》“彼其之子,邦之彦兮”;晏几道,《老子》“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琼瑶,《卫风》“投我以桃木,报之以琼瑶”;林徽因,《大雅》“大姒嗣徽音,则百思南”;周星驰,《滕王阁序》“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甚至林逋的《山园小梅》,一口气就诞生出三个诗情画意的人名,外加一首经典曲名:

  当然,现代诗的语言没有这么凝练,不能直接拿来取名,但并不妨碍,许多脍炙人口的诗句,会成为各大社交平台的昵称和签名:

  那么问题来了,“大师”笔下的文字,不是满纸脏话,就是通篇的性器官,哪一个词可以用来做昵称,哪一句话又可以用作签名呢?牛鞭、狗鞭,还是滋阴壮阳的副主编?

  如果当今诗坛,任由这些赤裸、笨拙、庸俗、粗鲁的文字横行,即便是热爱诗歌的孩子,也会距离那些凝练、精致、高雅、优美的语言,越来越远。

  若干年以后,孩子们在评价这些“大师”作品的时候,一定只会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作者简介】楚桥,简书签约作者,掌阅签约讲师,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汉语特邀作者。公众号:楚桥。个人微信:1390151292。新书《桃李春风一杯酒:唐朝诗人的快意人生》正在全网热卖。趣读|这些当代诗人的作品真的会让人笑出猪声

上一篇:趣读丨千万别夸妈妈做的菜好吃!因为网友:这 下一篇:趣读丨如果说生孩子是赌命那么陪孩子写作业就